可馨儿

喜欢给本命和孩子创作同人并且喜欢发刀的猫奴后妈。
是个孩厨,本命七儿子和十二女儿
可杂食但不接受KY

月下绅士×致命温柔【幼年】(3)

大量私设

驱魔人伊索·卡尔的手下各自拥有两个形态

例如牧羊人(白衣)伊莱·克拉克的另一个形态为审判者(红衣)

渡魂使者玛尔塔·贝坦菲尔—退伍空军,另一个形态为安息天使

——————————

约瑟夫在沙发上躺了一夜,他这一夜回想自己这么多年的经历再到遇见这个小小姐。他挽起袖子看了好几遍手臂上的绷带,确定了这一切不是自己昏睡时做的梦。

此刻小小姐还在休息,毕竟她作为一个孩子昨晚实在熬到太晚了。他反正也睡不着了,站起来在小小姐的家里四处看看。

房间很干净,每一个不同的房间也都弥漫着不同的香气。约瑟夫想起昨天她抱着的香水瓶,笑了笑。

原来小家伙喜欢这些东西啊。

“好像不早了吧,小家伙还没醒吗?”他看了看座钟上的时间,就这样去叫醒她会有些失礼吧。但是,去看看应该不会有事吧…?

他尽量小心的推开她的房门,轻轻的走进她的房间。她还没有醒,他看着她可爱的睡着的脸忍不住笑了然后内心闪过一丝的尴尬。竟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连忙把视线移开。看见了她床头柜上的照片,小小的她被一位妇女和一位男子拥抱着。是和她的父母吧,照片上的她和现在毫无区别,但照片上的她是微笑着的。“……”他放下照片,小家伙很久没有遇见开心的事了吧。昨晚还差点伤了她,啧,真是过分啊。他揉揉后脑勺试图寻找弥补的方式。

干脆,叫醒她问问她打算以后怎么办吧。

他清了清嗓子,尽量柔和的去呼唤她“奈儿小小姐?早上了哦。”

……没有回应

“小小姐?”他尝试用手去轻轻摇晃她,但在接触到她的皮肤时发现了异样。赶忙掀开她的被子到处用手背试探一下,凉的,全是冰凉的,除了额头是滚烫的。她一定是在森林里着凉了!

约瑟夫开始焦急的试图叫醒她,她发出虚弱地声音:“小…哥哥。我好难受,呜…”“不,别怕。我带你去看医生。”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她披上然后抱起她匆忙的扣上挂在衣帽架上的帽子便冲出去。

可是,自己根本就不敢去医院这种人多的地方。他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冒险去教堂找他们了。

——红教堂——

一只猫头鹰从空中缓缓的下落,飞回到一位男子身边,他身穿黑色长袍和白色披肩。“辛苦了。”他抚摸了一下猫头鹰的脑袋,猫头鹰随即飞到他的右肩上休息。

是有人来了吧。

“克拉克先生,有人请求您的帮助。”扎着马尾,腰间别着信号枪的女子走了进来。“好。”他合上手里的书起身。“辛苦了,玛尔塔。”

他拉上自己的兜帽走到大厅,便看到头戴黑色帽子,手中抱着一个小女孩的男子单膝跪地看着他。“需要什么帮助?”“…牧羊人先生,请您。帮帮这个小家伙。”他尽量低头不被看到脸,手却越发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因为别的不知名的原因。“……”他走过去接过约瑟夫抱着的她。“…这只是普通的发烧,先生为何不送去找医生?”“……”他回答不上来。

“嘶,等等。”牧羊人发现了不对,把她放到桌台上,解开她的衣服发现了她的脖颈下方有一个黑紫色的印记。“…玛尔塔。”“在”“这个小姑娘被魅魔盯上了。”“!”约瑟夫内心猛地一震,那个“梦之使者”,这么快就又发现自己了吗。“……牧羊人先生,请帮帮她。”“当然是没问题的,先生。”他走到他面前蹲下,却突然一下子变成了身穿红衣的“审判者”:“在那之前,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他甩开这位审判者的手,用自己出现一抹红色的蓝色眼瞳盯着他。“审判者先生,你又想怎么处置我这个狼人呢?”“啧,你还就这么承认了吗。”审判者有些头疼的站起来,“我的目的你很清楚,但现在更重要的是帮助这个小姑娘。所以这次还请你离开这里。”他站起身,褪去了身上的红色。“否则那边的‘渡魂使者’就会变成‘安息天使’了。”“呵,”他扶额嘲讽了一声,“不分好坏的消除你们眼中的魔物,你们这些驱魔人的喽啰真让我恶心。”他站起身,摘下帽子披上自己的衣服转身离开。

“唔…约瑟夫小哥哥……”她苏醒过来呼唤着他的名字。他顿住,“…小小姐?”“你要离开了吗?”“……嗯。”“…对不起,小哥哥。”她尽力把头转向他,“如果你要回到森林里,可以……帮帮我最后一个忙,能把我很重要的香水瓶带回来……吗?”“很重要的东西吗?那么,”他苦笑一下。“我会照你说的做,小小姐。”他说完,快速的离开了教堂。

……

他先是回到了小小姐的家中,因为走的匆忙没有锁门。好在没有进贼,他来到她昨晚待过的地方仔细寻找了一下,没有。那么,就是忘在森林里了吧…有点麻烦了。但凭着气味,应该还是能找到的,他关上她的家门前往森林。

在他离开的同时,一个娇小的身影悄悄跟上了他。

哎呀,这匹狼又被猎人发现啦!她呵呵的笑了两声,继续跟了上去。

……

教堂内,她已经在牧羊人和渡魂使者的帮助下恢复了。虽然她并不清楚自己只是感冒却为什么来教堂,坐在教堂内房间的床上裹着毯子,温暖的火炉和之前温柔的牧羊人先生并没有将她的心收回来,她满脑子都是自己的约瑟夫小哥哥。虽然那位自称渡魂使者的姐姐说小哥哥是不会再回来了,但在事情落幕前。她也要等着,等他回来。

她听见教堂大厅内有响动,有点期待和激动的下床出去看看。果然,她看见了熟悉的身影缓缓走进来,她激动的正想向他问好。他却顿住,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双膝往下一跪倒在了她的肩膀上。她被这突如其来的重量压的有点不知所措,蹲下来抱住了他。“……约瑟夫小哥哥?”他没有反应,而她闻到了血腥味。同时手上沾上了不知什么东西。“呃…是什……”她看见手上沾染物的一瞬间失去了语言,那鲜红的液体在他的背上的伤口四周如玫瑰花绽放一样扩散开来。

“小……小哥哥…??”

————————————

完了,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写了。不知不觉又水了一章orz老约这次中的是银质子弹,所以就没那么幸运了。

伊莱大宝贝!
我爱他鸭
污染TAG×
眼罩上的花纹还没画×

记自己昨天的游戏经历
大哥,咱们做个人吧。

月下绅士×致命温柔【幼年】(2)

大量私设及OOC预警

我不渴求小心心小蓝手我想要评论1551

————————————————

风轻轻吹动着,逐渐变冷的空气使他不得不醒过来。他动了动身体;还好,腹部的伤口虽然还是痛,但是愈合的没什么大问题了,右手臂刚刚自己撕咬出来的伤口还在慢慢的渗出血液。他因为失血头晕又休息了一会,顺便想起来睡着之前好像答应了一个小姑娘带她走出森林之类的?他低头一看发现那个小姑娘正蜷缩着睡在他身边的地上。可能是冷吧,穿着单薄洋裙的她即使睡着了也还是瑟瑟发抖。“这身皮囊虽美丽,却还不能经受风霜呢。”他笑着亲吻了她的手背。

“小小姐,该醒了。”她从不算好的梦境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他的臂弯。身上还披着他的外套。“诶???”“这样应该就不冷了吧。”“可是你……”“咳咳,难道你觉得我会怕冷吗。”“…嗯”“……”

在被他抱着走出森林的过程中她能感受到他那只受伤的手一直在轻颤和他有些吃力的表情。“那个…小……哥哥。要不我还是自己走吧。”“那好吧,我现在保持这个动作确实有点困难。那就请跟在我身边,小小姐。”他把她轻轻放下,“小小姐,告诉我你的家在哪吧。”“诶?你这是,要送我回家吗?”“是的。”他扶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就当是今天吓到你的歉礼。”“那,小哥哥,谢谢你。”“噗~”他忍住自己的笑意,引得她十分的疑惑。“小哥哥?为什么要笑呢?”“啊,没什么,呵呵。”他先隐瞒了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年轻的事。

两个身影逐渐走到了森林的尽头,她开口了。“小哥哥,待会到我家,你要不要进来坐坐呢?”“哦?我可是个陌生人哦。”他笑笑“可我觉得你是好人,而且小哥哥你的手。”他随着她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衣袖被染红了一片。虽然在本身就是酒红色的衣服上并不是特别的显眼,但还在缓缓滴下来红色液体足以证明他右手的伤势。“你得有人帮你包扎一下呢。”她拉着他的左手走在他前面。“!……”他有些不知所措,这么久以来敢和自己这么亲近的人真的少之又少,何况这次还是个可爱的小小姐,一丝红晕爬上他的脸。不过还好,像她这种小姑娘看见了也不会说什么吧。

她拉着他的路上一直在哆嗦,他问她是不是冷。她只摇摇头说没事,然后拉着他继续走。他想说些什么,可大脑一片空白想不出任何可以说的话。这时他已经被拉到一栋豪宅的门前,她咳嗽了两下打开了门:“小哥哥,进来就在沙发上坐下等我吧。”“好的,小小姐。”他敬了个绅士礼,便轻轻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他真的很累,从逃脱那个猎人小姐的枪口开始他的精神就一直高度紧张。包括小小姐把他带回来的路上,只是好在深夜的街道上没有什么人,他才没有被发现。

“小哥哥,你睡着了吗?”他被这个声音叫醒,睁眼看见小小姐抱着医药箱看着他。“啊,抱歉,稍稍闭目养神了一会,我有点累了。”“嗯”她只点点头,便打开医药箱。“小哥哥,把衣袖挽一下吧,我帮你包扎”他照做,她笨手笨脚的在绷带上倒了一些药水然后缠在他手臂上两个深深的牙印上。“小小姐,其实我可以自己来的,嘶。”药物与伤口的接触产生的刺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啊,对不起小哥哥。但是你自己单手的话也不方便吧。嗯,好了。”她用剪刀剪断绷带,开始收拾医药箱,他看了一眼这个小姑娘的杰作。

噗,好丑。

他正这样想,眼睛有意无意的扫到了她手肘和膝盖的擦伤,衣服也破了几个地方。“小小姐,请等等。你的擦伤是我的过失弄出来的,可否让我帮你呢?”她愣了愣,才想起自己确实有擦伤。“嗯,谢谢你。”他便把她抱上沙发蹲在她面前,用棉签蘸了一点消毒水。“会有点疼,忍一下哦”她点点头,“唔!”果然,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感,再加上自己真的很讨厌这些医疗用品的异味。她憋了憋自己的眼泪。

而他处理完抬头一看泪水在她眼里打转,有点慌了。“诶?我太用力了吗?”她不说话只是摇摇头,这反而让他更慌了。“啊,如果我哪里没弄好的话我道歉。别哭了。”他想给她擦擦眼泪,但看见自己手指上的利爪后顿了顿。“…小小姐,这么晚了,快睡觉吧。你还是个小姑娘,不能熬夜。”“好的。”她跳下沙发,她真的很困了。“小哥哥,如果可以,你可以明天再走吗…?”“嗯?为什么。你的家人都不回来吗?”“……”她沉默了一下“妈妈不在了,爸爸,几乎不会回家。”“……”他当然不太希望这个小姑娘再一个人度过黑暗。虽然不早点回森林自己可能还会被那些猎人发现,但是……

“我答应你。”他笑了笑,“谢,谢谢你…!”她没有想到他竟然答应了。他把她抱到卧室放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她打了个哈欠:“小哥哥,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可以,我的名字叫,约瑟夫。你呢,小家伙?”“我叫薇拉·奈儿。约瑟夫小哥哥。”他嘴角微微上扬,在她睡着后亲吻了她的额头。

祝你有个好梦,奈儿小小姐。

————————

我的天呐,我在写什么。这是什么狗血爱情故事【哭泣】

下章大概要开虐了,以及伊莱还有小特这些精华三有皮肤的也会在下章陆续登场了。【挖坑不填.jpg】

这一天天的修机也是我修救人摸人也是我来遛鬼也是我遛。
我还是一个二阶的菜鸟呀QAQ
最后两P沙雕截图

我被老婆家暴了一整局QAQ
整张图的板子十块有九块板都砸在我的脑阔上

月下绅士×致命温柔【幼年】(1)
年龄操作,大概是他们的初遇。大量私设,大概是个短篇。咕咕咕警告
OOC,私设约瑟夫受伤发狂时嗜血
注意避雷
——————
漆黑的云已经将最后一点点光亮从森林里抹去。小小的女孩拍了拍洋裙,鼓起勇气继续在这个鬼地方行走。她开始后悔进来了,但是为了把被那些讨厌的大孩子丢到这里的香水瓶捡回来没有别的办法。这是过世母亲留给她的东西,虽不值钱但对她如为珍宝。
让她感到害怕的其实并不是黑暗和寂静,毕竟母亲去世之后她就经常晚上一个人睡觉了。她忌惮的是母亲曾说这片森林里有可怕的怪物,在满月之时便会现身。
她抱紧香水瓶和电量所剩无几的手电筒,今天就是满月,只是此刻它被乌云遮住了。最好在月亮再次出现之前离开这里。
话说的简单,她其实早就已经在这鬼地方迷路瞎转悠很久了。随着手电筒的光越来越暗,她忍着的眼泪越来越多,终于她一下坐到地上小声抽泣起来。她好害怕,好希望母亲能出现抱抱她带她回家。哪怕是一个陌生人,只要能带她离开这里就行啊。
呜呜呜的风声与她微小的哭泣声融合在一起,她哭够了,便只能站起来继续走;手电筒随便一晃照到了一棵树上面鲜红的痕迹,她走过去用手指捻了捻。对气味异常敏感的她闻出来这是血腥味,“有人受伤了。或许我去帮帮他,他就可以带我走出去!”她赶紧把手电筒拿好,沿着路上遗留的血迹走向更深处。
手电微弱的光芒也在不久后即将消失殆尽。她正想着糟糕,却突然从她背后的灌木丛窜出一个身影将她扑倒在地。手中的手电筒一下飞了出去。她的手肘和好几处被磕的破了皮,疼的她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唔……”她想看看是谁窜了出来,但对方背着光根本看不清脸庞。只能勉强看见他头上一对兽耳以及能听见的他低沉的喘息声。“!!!”她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挣扎。奈何她一个小孩子根本比不过对方的力气。“不要!不要!好疼!”
漆黑的云开始散开,月亮的光芒逐渐从地面上升照射到那人的脸。她只见面前的黑影慢慢褪去黑色出现了一身华贵的礼服再到一张精致的脸,一双血红双眼的男人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是那个怪物!!!
“哈…血……给我血!!”那人自顾自的大吼着,完全没注意到身下早就吓到失魂的女孩。他露出自己的獠牙,女孩看见这一幕回了神,开始使劲挣扎。“……放开我!怪物!!放开我!”她根本被吓到不知道怎么办了,现在驱使她行动的只不过是求生的本能而已。而压着她的男人在她一番挣扎之后抬起了空着的右手,她亲眼所见那只手上的利爪。绝望的流下眼泪。
皮肤被狠狠咬破,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她的洋裙上。她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怪物在刚刚的一瞬间狠狠的咬向自己的右手臂。血液喷涌而出,她吓得一脚踹开他坐在地上向后退了几步。那个怪物松开自己的手臂咳嗽了好一会,抬起头看着她。只是那双眼睛已经变成了宝石般的蓝色,他看见面前这个小女孩时面露难色转过身想走,却因腹部的枪伤痛的站不起来。“啧……”
她见他好像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了,稍微靠近了他一点。“…是,是你受伤了吗?”他惊觉回头。“…小姐你怎么还不走,不怕我了吗。”“…我……迷路了。”“哈?那小姐为什么还要进来?”“……”她低下头,“我需要一个人带我走出去…”“……什么意思。你是在请求我?”他笑一笑转过身面对着她靠着一棵树坐下。“你难道真的不怕我把你吃了?刚刚你明明很害怕啊。”她自己都不是很确定自己说的话是否正确“……可是,你刚刚也没有伤害我啊?”他听完大笑几声“你可真是傻的可爱。”刚刚笑的那几声牵动枪伤引起的疼痛让他喘了喘气,“咳,行吧,伤害一个小孩子可不是绅士的行为。再等一会,我便送你离开这里……”他说完,不知是昏过去还是睡着了,安静了下来。
她这时才慢慢靠近他,他的脸真的很好看,华丽的衣服上镶嵌的宝石在月光下微微闪着彩色的光。她突然没那么害怕了,坐在了他的身边等他苏醒过来。
——————
今天课堂上突然的脑洞,好久不写文了文笔逐渐辣鸡。狼人的身体恢复很快所以过不了多久约约就又会活蹦乱跳啦!配图是课上随便摸得下一章的一个场景,我画画太丑,被关了起来。

和TAG里一个太太的快乐自定义!过山车和滑滑梯忘记截了QwQ
胡乱配字

一个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可馨。LOF时不时诈一下尸,不定期会有动态。QQ扩列请走→471058672

B站ID死神可馨子

目前待在D5和原创世界观!!是个孩子厨!!

D5本命牛仔和先知!!我要吹爆他们俩!请不要在我面前说牛仔是流氓或者他早晚会被掰弯的言论,我会炸然后六亲不认的。几乎不打排位的匹配党,目前二阶四。是个溜不动屠屠的菜鸟;w;

CP磕杰园裘盲佣空摄香黄祭占祭前机红牛异域组等BGCP,磕同性以外的All园。【不是针对咳咳】唯一喜欢的BL和GL是裘杰和蛛蝶。不吃杰佣我真的磕不起来
雷黄冒黄占厂律裘前遗照,以及不磕牛仔BL向CP别给我安利了……

还有其他CP,例如→白赤【工作细胞】,ZR【杀天】,新兰等。

B站主投自己自制的D5MMD和原创世界观的MMD!!但是做的并不好,你能喜欢就再好不过了!其他作品也偶尔会投。

喜欢画画但真的画的很丑,也很喜欢K歌。

我很非也很沙雕,我很好说话啦!

谢谢你看到这,我的朋友。

感觉今天抽到这个皮的特别多??
但是真的很好看啊!!
这个赛季终于有第二次金光了呜呜呜wy爸爸终于爱了我一次